云南省交通厅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资讯中心>> 专题>> 特别报道
高原铁军战元蔓 ——元蔓高速公路红河至元阳段建设纪实
作者:赵 航 文/图      来源: 元蔓高速投资公司      时间:2020-07-31 16:25     点击数:      分享至:    

7月27日中午12时,云南建投集团在红河州投资体量最大的高速公路——元江至蔓耗高速公路(以下简称“元蔓高速”)红河至元阳段建成试通车,标志着红河州南部地区结束不通高速历史,向2020年“能通全通”工程目标如期实现迈出了重要一步。

项目自开工建设以来,面对干热河谷恶劣气候、地质地形复杂等因素,作为具体负责项目投资建设的云南基投公司,在云南建投集团的坚强领导下,发挥全产业链优势和集团化作战优势,发扬高原铁军精神、工匠精神,践行“四保一控一树”的管控要求,积极整合资源,科学组织、精心谋划,强化资金保障,抓实项目管控,确保项目实现起点至南沙互通72公里试通车目标。

千方百计稳融资 全力以赴促建设

资金是推进项目建设的关键命脉。“项目公司的任务就是融好资、找到钱、用好钱,干好统筹、监管到位,找准定位才会目标明确,所有的努力才会在正确的道路上开花结果。”这是红河州元蔓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项目公司”)董事长张新尚经常在会议上讲的一句话,帮助项目公司员工牢固树立投资商意识,促使各项工作稳步推进。

在项目前期阶段,由于项目贷款评审时间较长,项目资金需求无法按需保障,根据集团统筹安排,公司在元蔓高速投资公司成立之初,便与工商银行积极沟通对接,2017年1月6日,成功从该银行获得了为期3年的8亿元前期搭桥贷款,在固定资产贷款未落地之前,有效保障了项目前期的资金需求。

与此同时,与多家金融机构密切沟通,最终与由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牵头的银团签订125.16亿元固定资产贷款合同,项目总投208.60亿元的资金盘子敲定来源。银团贷款合同签署后2017年7月1日用长期贷款归还了8亿元短期贷款,消除短贷长投的风险。

为支持PPP项目的发展,财政部联合全国社保基金、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10家大型金融投资机构共同发起设立的注册资本1800亿元的中国政企投资基金,该基金是目前唯一的国家级PPP政策性引导基金,也是PPP项目唯一合规的项目资本金融资渠道,该基金的投资有较强的示范引导效应,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可以在规范性、经济性等多个方面给予项目支持和指导,有助于项目更好的实施。基金对项目选择非常严格,必须是财政层级较高、合规性非常严格的PPP项目才能作为该基金的备选。

作为云南省实施PPP项目的领军企业,云南基投获得中国政企投资基金的高度认可,积极对接为本项目引入基金投资。项目公司财务团队积极配合公司投融资部,与各级政府部门沟通协调,大会小会更是开了几十次,历时半年,终于在2017年底成功获得注资5.3亿,这也是中国政企合作基金在云南落地的首单。

融到了钱,用得好也是彰显项目公司管理水平的重要指标。项目公司财务融资部作为资金流出的最后一道关口,精打细算、有理有据是每个财务人开展工作的基本原则。

为了合理使用建管费用,财务融资部每年年初都会下发建管费预算,严格控制建管费的使用,规范报销流程,把风险和问题控制在源头,对一些合理的必要支出,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预算。同时,财务融资部还会经常性地开展财务制度讲解,提高工作效率,各项费用的流程都渐渐的实现了规范化、制度化。

穿山越岭战高温 无畏无惧铁军魂

绵延138公里的元蔓高速(红河段)主线与奔腾的赤色红河并驾齐驱,在红河谷中蜿蜒前行。不知多少岁月的演变,在两排青山之间、红河流过之处,形成了独特的干热河谷气候,常年高温对项目建设的顺利推进提出了严峻挑战。

每逢4月至10月,干热河谷气候便肆意释放他的热度,中午时段45度的高温。项目公司会根据气候条件要求全线施工班组调整施工作息时间,避开中午高温时段,抢回施工进度,全线掀起了夜间施工热潮。

全长1495米、最大埋深170米的曼赛隧道,是元蔓高速(红河段)长度最长,地质条件较为复杂和艰难的长隧道。外面高达40多度气温,洞内温度更是高达50度左右,环境对施工极其不利。

项目公司董事长张新尚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和参建单位来到曼赛隧道展开调研,了解进度、解决问题。每次进洞都要穿反光背心、戴好口罩和安全帽,没走多久所有人便都已汗流浃背,汗水时常会从额头淌下,迷了眼睛,但大家全然不顾,眼中只有掌子面施工是否规范安全,钢筋、二衬施工是否符合设计要求,确保工程的质量安全。

“每天我们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每个人都配备防暑用品,一个小时就得及时更换施工人员,长时间呆在里面很容易出现中暑、脱水现象。这样煎熬了1100多个日夜才实现双幅贯通。”隧道管理员尹兴标自豪地说。

2019年8月21日凌晨2时10分,罕龙一号特大桥边跨合龙浇筑施工现场。

“现在气温是29度,还得再等等。”项目副经理王攀拿着电话向134米高桥面上的同事下达着一条条指令。他的额头挂满了汗珠,衬衫已然湿透了大半。

他盯着温度计上的度数,时间又过了40分钟,终于温度计度数降到了25度,这是工程设计对合龙现浇段施工提出的温度要求。此时,他已经连续5晚监测气温了。

“开始浇筑!”在桥面待命将近两个小时的工人立即行动起来,历经4小时不间断作业,罕龙一号特大桥左幅顺利实现边跨合龙。

2020年5月24日,灼日当空,记者驱车近70公里来到了元蔓高速(红河段)路面分部,跟随质量负责人陈家春来到了第十五工地试验室。

在进行沥青混合料密度(表干法)试验时,需要将沥青试件浸在25度的水中进行测重,可室外42度的天气将自来水管中的水烤到了30度以上,没法达到试验条件水温,这时陈家春一个箭步冲出了试验室,10秒钟又小跑回来,一桶还未完全冻实的水被他像宝贝一样捧在手里。

见他将零度的冰水缓缓倒入水桶中,慢慢中和着原先的高温,温度计匀速的搅动着,温度计中的读数慢慢的降了下来,停止加冰水后5分钟,水温稳定在了25度。

“试验条件要求呢,是允许有一点温度容差的,但是咱们就刚好25度,有助于得到最准确的沥青配比,调整出质量最好的沥青混合料。”陈家春用自己的“较真”,守护着元蔓高速(红河段)的质量,坚守着建投人的匠心和初心。

攻坚克难战天堑 筑路何惧撼山难

滇南之腹,哀牢之上,山高谷深,气候莫测。绵延138公里的元蔓高速公路(红河段),光桥梁就有245座。试通车段更是有着近半的桥梁和隧道穿山越涧。没有亲临工程现场的人,都很难体会到其中的难度。

“在克服高温天气的同时,还要克服工程技术难题。”钢构分部项目经理聂道明回忆起元阳大桥钢梁顶推工程时的艰难,至今记忆犹新。

如何确保支点安全如何在短时间内完成5米高落梁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聂道明

上一篇:高原铁军战元蔓 ——元蔓高速公路红河至元阳段建设纪实

下一篇:路到哪里美丽就传播到哪里——昆明至丽江 昆明至景洪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