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我的交通情结
作者:新跃华      来源:云南交通     时间:2020-07-10 15:18     点击数:      分享至:    

不知从何时开始,经常喜欢说自己是一名“老交通人”了。我的家乡在滇西北的怒江大峡谷深处,这里是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被誉为全国脱贫攻坚的“上甘岭”,从祖祖辈辈到现在,路和桥在大山人心中的分量很重,每一条路和每一座桥,都承载着世居在这高山峡谷里的傈僳族、怒族、独龙族和普米族等各少数民族群众追求幸福生活的希望和未来。从1998年开始从事交通宣传工作,二十多年来,见证了怒江交通在一次又一次机遇中发展变化,在艰苦卓绝中书写新华章,即使我自己只是一颗细小的尘埃,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为自己是一名“老交通人”而感到欣慰,更为家乡的交通面貌日新月异而无比自豪。

1985年到县城鲁掌镇求学,全村只有我一个人在读高中,每次回校,天不亮就得赶路,从碧罗雪山的半山腰下山,跨过波涛汹涌的怒江,再爬到位于高黎贡山半山腰的学校,40多公里的山路要走一整天,走得饥饿难耐,走得口干舌燥,走得精疲力尽,还必须要赶上当天的晚自习。孤独一人的三年艰辛求学路上,我几次动过中途辍学的念头,因为走山路太累,学业太苦,心也很累,在那个大多数家庭都穷得叮当响的年代,是一股走出大山的坚定信念在支撑着我走完了这三年终身难忘的艰辛求学旅程。到了2020年,怒江州所有建制村已经全部实现了通硬化路、通客车目标,如今的孩子们去学校,早已经不需要再像我当年那样走漫长而崎岖的山路,我也相信他们和我一样,那一颗心始终会向着北京的方向感恩,并在感恩中努力地学习、工作和生活,编织着各自心中更加美好的梦想!

家乡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保山市至泸水市公路将在2020年底建成通车,届时,从州府六库至省城昆明5个多小时可到达,尽管是云南省最后一个通高速公路的州(市),但是,在怒江大峡谷里能够建成这样一条快速通道,实属不易,是几代人都不敢想象的大事、好事。记得1988年到省城读大学的时候,600多公里路程,客车坐了三天两夜,全程穿梭于崇山峻岭之间,路面坑塘多,人在车上颠簸不停,想眯一眼好好休息一下是很困难的。那个时候,客车是没有空调的,不曾想象过空调的样子,也想象不出来,因为生在偏远深山里的我,心里根本就没有“空调”的概念,偶尔见过县城同学家里的电风扇,都会羡慕不已。夏天车内热得湿透了后背,当车子经过山顶时,突然从车窗吹进来一股冷风,那种感觉舒畅极了,几十年过去了都难以忘怀那个感觉。到了冬天的时候,又是一次受难的历程,车窗玻璃一路“哒哒哒”在耳边响个不停,把车窗关紧了,但不一会儿又被震松开了,就这样一路开了关,关了又开,难以计数,刺冷的寒风不时吹进来,吹得人瑟瑟发抖,吹得人心烦意乱,焦熬不已。所以,每一次放暑假和寒假,对和我一样来自偏远的边境地区的学子来说,都是一次体力、耐力和意志力的考验,刻骨铭心。

作为一名老交通人,我从心底里一直酷爱着这份工作,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当年艰辛的求学记忆,更因为交通以它最直观的方式,刻画了家乡从贫穷踏上康庄大道的幸福画卷,无比精彩。二十多年来,我用手中的笔和镜头,写下了关于家乡交通变化的一千多篇新闻稿件,数千万字的素材和几万张照片,在我心里,每一篇稿件都是家乡鲜活的历史,每一张照片都是家乡珍贵的记忆,我都细心地珍藏着、品味着。2020年6月初,我的纪实文学作品《一条见证奇迹的路》,同时获得第27届云南省新闻奖一等奖和第27届云南省报纸副刊好作品一等奖,这是一篇反映全国特少民族独龙族群众依托独龙江公路的建设、改造,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关怀下,在来自各级党委政府和部门的全力支持下,实现整族脱贫的人间奇迹的故事。实际上,我的家乡脱贫致富的历程,就是这样一部创造人间奇迹的史诗,前无古人,后续却有无限可期的美好未来。

上一篇:云南通村客车动力澎湃——实地感受建制村通客车在边远民族山区…

下一篇:乌东德:我国水利建设的又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