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汨罗江畔叹屈原
作者:徐学平      来源:云南交通     时间:2020-06-28 14:51     点击数:      分享至:    

登上独醒亭,一览汨罗江,完全是机缘。

那次旅行,随友人驾车从岳阳赶往长沙,途中发生意外,车子经过汨罗县时不幸抛锚,只好送维修站修理。适巧看见路边有个花木扶疏的公园——玉笥山,便招呼友人一同进入瞻观。黄昏近,一路疾走,两旁奇石、亭阁不及暇顾,匆忙走过石径回廊,忽然觉得眼前豁然开阔,独醒亭赫然屹立在渡口,脚下竟然就是气势磅礴、一览无际的汨罗江。从亭台上往下看,浩荡江水经此流过,近处有孤舟独横,远处有船帆若隐,一切都笼罩在熔金似的夕阳里。

相传,屈原曾在流放途中经过这江边,他披头散发地行走于荒野草泽之上,悲愤地长吟着,神色憔悴,身体孱弱。一位渔翁看到他,便问道:“您不就是三闾大夫吗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屈原的回答颇具文人特色,他说:“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这就是所谓的文人性格,即清高孤傲、以自我为中心,遇到挫折的时候宁可去谴责整个世界而唯独不愿意去改变自己。

然而,渔翁却不以为然地回答说:“我听说所谓圣人,他的修养达到了至高的境界,对世事的洞察绝不会拘泥于某个原则,而是能随着世俗风气而转移。你何必守着你那个自以为是的原则,不但不能施展自己的远大抱负,反而被驱逐流放呢”这个渔夫意在劝说屈原要立足现实,不要固守一些看上去很美但对改变现状并无用处的东西。“吾不能变心以从俗兮,故将愁苦而终穷!”可叹的是他最终都没能走出自我,其心虽可鉴,其情却可悯。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原是一个忠臣,他有着文人独有的忧天悯人的情怀,他的爱国之情天地可鉴,忠君之心日月可昭,但同时他又是一个不容于当时政治的异端,他活在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里,不顾环境,不顾现实。作为一个忠臣与异端的结合,他的命运注定是悲哀的,最终只能怀着对国家的款款深情和对现实的深深失望,抱起一块石头愤然投入汨罗江中自尽了。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屈原之死,可以说是他文人性格的一种宿命,虽说后人把他的宿命都归咎于小人的暗算、谗臣的嫉妒,从而将他推上了神坛,其中的偶像意味也是不言而喻的。试想,若不被自己生为“士大夫”所累,以屈原之才情,潜心笔耕定可著作等身,传业授道亦可桃李满园……然而天意弄人,他抱着这种性格去从政,楚国的命运并不会因一个士大夫的投江而改变,涛声依旧的汨罗江哟,留给世人的或许只有那一声千年的长叹!

当我们离开时,落日已沉没,天边的霞光溢彩流金,蓦然回眸,一群归鸦正纵身飞掠过波光潋滟的湖面……我在刹那间领悟:在寻常的人生舞台上,即使不能活得轰轰烈烈,但只要能时刻看清自己,适时调整自己,不断完善自己,也算是没有枉来人世走上一遭了。

上一篇:端午与艾蒿的乡情

下一篇:红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