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端午与艾蒿的乡情
作者:周学朝      来源:云南交通     时间:2020-06-28 14:50     点击数:      分享至:    

“五月五,是端阳;门挂艾,香满堂”。五月的艾蒿,鲜嫩水灵,端庄高挑,生机勃勃,洋溢着一阵阵香气。这股淡淡的清香,从《离骚》中飘来,从那条叫汩罗江的飘来,从古老美丽的传说中飘来,一直飘进了祖国的大江南北,飘进了城市乡村,飘进了我欢乐的童年,飘进了我永远的记忆。

“清明插柳,端午插艾。”每到端午节这天,家家户户便会起个大早,到野外去采几把带露水的艾蒿、菖蒲,挂在门框上,说是“辟邪”;还要抹雄黄,接着就是包粽子,煮粽子,吃粽子,品粽子。

提起插艾蒿,香包挂在胸前,让我不禁想起20世纪70年代有着不可忘记的童趣。每当快要到端午节的前几天,我就和爷爷一起背上小竹篮,到野外割艾蒿回来,有的插在门上,有的挂在凉绳上,有的搓一些艾蒿绳晒干。这时淡淡的清香飘荡在我家恬静安然的小院里。傍晚时分,我们几个小孩童便会坐在门前的小石凳上乘凉,旁边石墩上放着一条点着驱蚊的艾蒿绳,托着下巴听爷爷或奶奶讲屈原的故事。爷爷给我点抹雄黄。我还会得到爷爷他们特意给的精致香包,可以吃到香甜的粽子。夜深的时候,我高兴得点上一条艾蒿绳,在黑暗中狂舞,画一个个红圈,或画一个个8字形,画一个个红蝴蝶等昆虫影像,让伙伴们看得惊叹,一饱眼福。这样的前景永远荡漾着一个故事,荡漾这一个期盼,荡漾着一个向往的梦想。

艾蒿全身是宝,晒干后可入药,用来泡脚可温经止血,去湿止痒;艾蒿煮鸡蛋,有清火消炎之功效;用晒干的艾蒿熬汤,可治感冒风寒;小孩肚子剧痛,一度昏迷,可煮艾蒿叶混合米醋烧热,敷熨于脐下,不久就会苏醒。艾蒿阴干制成“蚊香”,能治病驱蚊虫。夏天的夜晚,坐在院子的石凳上,点上一条艾蒿绳,艾蒿轻轻地飘散着一股烟香,薰得蚊子落荒而逃,一家老小可以舒心的一边纳凉闲聊,老人们可以用艾蒿绳点旱烟,显得异常安然悠哉。假如不慎被蚊子叮咬之后,红肿奇痒,就用晒干的艾蒿和蒜瓣放入热水中浸泡,像洗澡一样,在雾气蒸腾中,满屋香味弥散,皮肤被药水浸泡,那舒服滋味,那氛围,那疗效,比花露水要管用好几倍。

但至今让我不能忘记的是,艾蒿还救过不少人的命哩!那是三年困难时期,艾蒿是填充村人饥饿的肚皮的主要“粮食”和治疗疾病的“良药”。村子里的人没饭吃,饥不择食,能吃的东西都找吃光了,还未熟的柿子果都吃光了,有些人患了浮肿病,有的拉不出大便,头昏眼花,迈不动脚,听说艾蒿不但可以充饥,而且可以治病,村人立即摘来,放到砧板上剁碎,做成艾蒿饼,放入铁锅里煎熟,尽管很苦,实在难吃,却使劲咽进肚里,但觉余味无穷。果然,没过多久,大便通了。由此,一传十,十传百,家家户户吃艾蒿。一段时期,附近的艾蒿摘完了,就跑到外村去摘;外村摘完了,就跑到外县去摘。到了后来连艾根也被挖出来当“粮食”,乃至村里村外的艾蒿越来越少,走向了“绝迹”的边缘。

改革开放以来,吃腻了大鱼大肉的人们,开始追求向往的是一种原生态、无污染、原汁原味的生活,艾蒿再度进入城乡居民的视野。那些乡下的土地,在艾蒿的点缀下,显得如此绚丽多彩,招人喜爱!只见一些城里女人手提竹篮,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脚蹬高跟鞋,一瘸一拐地下乡而来,她们手握着镰刀,一个个弯腰伸手割艾蒿,那娇气的动作,那流动的身影,如同在拼凑一张五彩斑斓的山水田园风光。她们把盈盈脆脆的艾蒿带回城里,一片片清洗,切碎,拌上麦面或糯米面、红糖搅成浆糊状。先把铁锅烧红,放入香油,锅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再把一坨坨艾蒿放入铁锅,用铁铲按平整,眨眼功夫,艾蒿饼就煎好了,撒上点芝麻,香气扑鼻,叫人馋涎欲滴,吃在嘴里,又香又甜。

故乡的艾蒿一簇簇、一片片蓬勃地生长,充满了茂盛,极富气势,彰显着一种顽强的性格和蓬勃的风情。

上一篇:准予许可决定书(云交许字〔2020〕第00018号)

下一篇:汨罗江畔叹屈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