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青山绿水“卧青龙”
作者:周 菊      来源:云南交通     时间:2020-05-29 11:19     点击数:      分享至:    

青龙,在一九八三年版《永善县地名志》中,是这样定义的:青龙乡位于区北部,河谷地区。因大队境内有一蜿蜒山梁,灌木茂密,比喻似龙,所以名为“青龙”。因种种机缘,我和青龙结下了不解之缘,对青龙也就有了一份特殊的情感。

因路而缘

那是2004年秋天,我刚到县交通局工作不久,当时的农村公路“通达工程”建设正开展得轰轰烈烈,全县几百公里里程需要测设、施工,这对当时只有几个技术人员的交通局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于是,我这个技术上的“门外汉”也被拉上了“战场”,才有了我参与测设务基和平、回龙和青龙公路的经历,那便是我第一次认识青龙。

青龙公路,是我们在务基测设的第二条路。青龙公路在一个叫“九角湾”地方搭头,开始几十米在土地里倒是不费劲,之后的测设路段便是乱石林立、布满荆棘的茅坡。稍微不注意,被石块割破了脚,被利刺刮伤了手那是常事。有时候,一天下来,几个新上工地的,还坐下来比谁的伤口多。那时候,再苦再累也快乐着,因为能亲自参与农村“通达工程”测设,大家都很骄傲和自豪。

青龙公路覆盖八角村,在测设到八角红元社的时候,几个社的老百姓都想公路能够从自家那个社通过,当时过来帮忙的很多老百姓就是附近村子里的,在路线的“走向”上大家意见不统一,都想最大化享受公路的利益,七嘴八舌的便吵开了,还有人责怪交通局的技术员乱整,测设受阻陷入僵局。当时乡上参加测设的叶同志和我在“水平组”,叶同志将几个社的老百姓叫到一起,给他们分析路线走向的利弊之后,解开了老百姓心中的“疙瘩”,测设工作继续进行。

那时,很多土地上都新栽种了“纽荷尔”幼苗,幼小的树苗在树塘薄膜下看起来很弱小,我不禁担心这些树苗能否成活,叶同志笑呵呵地说:“没有问题的,这是县上农技部门技术员指导种的,为了种下这些树苗,我们可是在这里蹲点住了好几个月,才有今天这样的种植规模哟!”

有一个场景,让我无法释怀。五星社有一家农户,按照技术标准的线路走向,路线过去后转弯回来都在他家地里,一条公路测下来,他家可耕种的土地几乎没有了。这家人开始始终不愿意,经过乡村两级做工作,统筹考虑调换土地耕种,测设工作才得以继续往前推进。后来很久都会想起,我们的工作离开那些淳朴厚道的老百姓的支持是不行的,也不知道那家人后来的土地耕种怎么样了?也为当地老百姓为了大家共同发展的付出感到欣慰。

经过十多天,二十来个人辛苦的努力下,我们完成了青龙公路十七多公里的测设任务。测到青龙村公所那天,青龙的老百姓兴奋异常,很多人都来看望测设人员,说了很多感谢党和政府的心里话,想到青龙就要修建公路了,大家都很兴奋!老百姓用过年才会弄来吃的“小猪肉”招待测设组。那天,吃完晚饭天已经黑了,我们告别老乡,从青龙的背后,一路爬坡,摸黑回到了务基。

回望江风中寂静沉睡的青龙,我在想,等到青龙公路建成的那一天,老百姓的好日子也就开始了,脚下这片炽热的土地,将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那是2004年秋天的一个晚上。

因文而缘

源于对生活的热爱,对养育自己的山水的钟情,闲暇之余,自己总想以文字的东西表达一份心情和感悟,因而有了很多机会参加身边文朋诗友们的文化活动。

今年三月中旬,有幸参加县作协组织的“美丽乡村?魅力青龙”文化采风活动,让我再次走进青龙,感受青龙。

刚上溪务公路不久,务基镇的葛副书记和镇人大胡德荣主席一早就在半路上来接我们了。因昭永公路改造建设,有些地段封闭施工,他们担心我们通行不畅,就在半路上接到我们,一起前往青龙。

一路上,大家都在讲务基的发展变化,讲趣闻轶事,我则给大家讲当初测设青龙公路时的趣事。不知不觉,我们便拐进了通往青龙的公路。

车行至五星社,远远地,金沙江边的青龙村,便如画般展现在我们眼前了。大家欢呼着让师傅停车,拍摄青龙的远景。

这里,就是当年我们测设公路时经过的地方。曾经光秃秃的山坡披上了绿装,当年幼小的水果苗已绿满了山坡。公路沿线、房前屋后,绿树上挂满了金灿灿的果子。仔细一看,那是县城下边都采摘完了的纽荷尔,还有脐橙柑等等,绿里透黄,在初升阳光的映衬下,让人格外爽心悦目。

大家欣喜地奔向路边老百姓新建的新房楼顶,迫不及待地举起手中的相机或手机,那情形,生怕别人将美景拍完了自己赶不上似的,争先恐后的将美景收入囊中。路边,全是两三层的水泥楼房,远处绿树掩映着一幢幢小洋楼新颖别致。那景致,与十多年前比起来,还真怀疑自己走的是不是当年到过的地方。

听见我们的喧哗声,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姐,从路边走上来,看见我们一行人在路边“撒欢”,给远处的房子、树上的橘子拍照,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叫我们摘橘子吃。我们都很好奇,县城都很少见了的新鲜橘子,在这里的树上怎么还有?大姐说,这是脐橙柑,成熟期在旧历二月底,这几天甜味还不是很好。攀谈中,当听我说起,自己十多年前测设过这条公路,好多年没来过这里了,没有想到大家的日子都过得这么好。大姐真诚地说:“都是政策好,你们帮我们修通了公路,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好日子,还不晓得怎么感谢你们呢!”看见大家都不好意思摘树上的果子,大姐便去树上摘了一篮子送过来,招呼大家不要客气,尽管吃。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大姐往返摘了三、四次,过来给我们分发,嘴里还说着感谢的话。

是啊,都是国家政策好了,出资修建了公路,老百姓的出行方便了,产业发展起来了,新房修建起来了,好日子也就到来了。看着大姐由衷的笑脸,同行的陈主席抢拍下了大姐捧着一串柑橘、满面洋溢幸福的照片。

五星到青龙的公路已经全部硬化了水泥路面,沿线老百姓的房前屋后,三三两两,停着摩托车、面包车和轿车。可以想象,老百姓的日子比前些年,可以说是“天上地下”的变化。从满坡的水果,从老百姓的精神面貌,从他们的衣着和住房,从那些房前屋后停的车辆,就可以看出来了。

因情而缘

去青龙,开心的是,那里还有我至亲的人。

我姑经常叨念着,要我去她工作的地方去看看,还说带我去看青龙古城和青龙嘴的,但是一直没有成行。这次,算是终于有机会可以专程去看传说中的“青龙嘴”了。

想到就要见到我姑,并和她游青龙嘴,我就有点迫不及待了。我姑和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年岁稍长我一点,她考取公务员后在务基镇工作,被安排在青龙村负责。这次的采风活动就是在她的联络下促成的。

刚到青龙新集镇,远远的看见我姑在等着我们了。刚一下车,我姑她们一行人就迎上来,领着我们从快要完工的新集镇,一路参观,去还未搬迁的村委会。在村委会的大会议室里,召开了一个简单的座谈会,镇上的领导主持,我姑作为青龙的“当家人”、社区的党委书记,给我们介绍了青龙的情况。我姑说,青龙社区距务基镇7公里,距县城32公里,辖4个自然村15个村民小组,有1043户3472人。有国土面积10.68平方公里,最高海拔900米,最低海拔600米。村里通水泥路,电力、通讯、网络全覆盖……”

我姑还介绍了青龙这些年的发展变化,今后的思路和打算。她们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方方面面的努力尽快让青龙的显存文化旅游火起来,带动青龙以及集镇上的老百姓致富。

在青龙,我们看到,因溪洛渡水电站建设,青龙境内很多地方都是淹没区,在这里设立了一个移民搬迁集中安置点,形成了新的青龙集镇。规划大气的街道、一排排规划统一小洋楼,还有停车场、休闲文化场所,将来还要建游客接待中心。我在想,青龙未来的湖滨小镇一定是让人向往的地方。先期搬迁入住的人家,有的已在自己家临街的门面做起了生意,有开小超市的,有开餐馆的,有开客栈的。赋闲在家的老人,有的搬上凳子,坐在门口闲聊,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

会后,我们采风组一行人在我姑她们的带领下,向青龙村的标志性景点“青龙嘴”而去。因为溪洛渡水电站蓄水,奔腾的金沙江安静下来,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湖,犹如一个娇羞的女子,“仰卧”在青龙脚下,羞答答的让人神往。

湖畔微风,碧波荡漾。临江雄峙的一块大石头上,生长了一棵黄葛树,树龄有200多年了。传说,有人冒犯过这棵树,后来遭到了报应,于是有人就将她视为了“神树”,对其顶礼膜拜,祈福求愿,树上还栓有红布条。这就是“青龙嘴”了。

同行的同志告诉我们说,“青龙嘴”所在的地方,就是青龙古石城,是一个三面临江的半岛。据说这里也是当年防御匪患的工事。古石城的故事和传说很多,我姑她们特意请来的三个当地文化乡贤,和大家边走边聊,说着青龙嘴和古石城的过往旧事。如今,依稀见到古城的遗迹,还有古城墙和大大的石头“碓窝”……

往事已经随着岁月远去了,沧桑的古城和默然伫立的“青龙嘴”,依旧默默的“诉说”着青龙的昨天和未来。岛上风景优美,石城上生长了很多树。站在岛上,透过树影望过去,湖心的小船犹如挂在树上一般,绿绿的水面,静静的小船,那一刻,时间犹如静止了,我陶醉在青龙美景之间无法自已,仿佛和这美好的山水融入了一体。

“青龙,是溪洛渡水电站库区第一村,定位为县城“后花园”,结合打造“精品旅游集镇”,提出集产业结构调整、发展特色农业、观光旅游为一体的新思路。”镇上和社区的领导兴致勃勃,介绍着青龙的发展前景,他们规划以发展乡村文化旅游为重点,利用青龙嘴的古树、古围墙、汉代古墓、双龙瀑布、临江水域发展旅游业。还有乡村休闲游,充分利用地理优势和气候优势,以合作社带动模式,集中发展甘蔗、枇杷、脐橙“三大”特色产业,提升手工制作、优质纯天然青龙“碗儿糖”的品位,附加葡萄、樱桃、桃子、李子、无花果等,丰富的农业旅游观光项目开发……

我姑她们考虑的最多的还有集镇发展的事,打算合理开发剩余劳动力,通过技能培训、创业培训等,培养一批果园种植管理员、微果园开发员、农特产品销售员、旅游开发指导员、厨师、导游、船运、交运队伍,解决好老百姓就业问题,也为青龙旅游开发培养一支不走的服务队。

一阵春风吹来,我猛然发现我已经落后于大部队了,赶紧跟上了脚步。我姑在前边说:“你快点哟,我们要回去看榨糖了!”

是啊!青龙的明天,不是就如这榨糖一样,经过了历练,才有了犹如红糖般甜蜜的美好明天!我仿佛看见了在这绿水青山之间卧着的青龙,即将腾飞!

上一篇:因为那抹“路政蓝” 云岭公路更美丽

下一篇:从公元1910走来 滇越铁路110年记·桥梁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