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要闻>> 本省交通要闻
疫情防控勇担当 筑牢应急生命线
作者:马士茹 赵鹏飞 金校宇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时间:2020-05-26 17:58     点击数:      分享至:    

江西信江双港航运枢纽疫情防控与工程建设同步有序推进。李清宇 摄

黑龙江交投鸡西分公司工作人员护送返岗农民工专车。 李晓东 摄

天津港集团开通“绿色窗口、绿色闸口、绿色通道”,快速接卸发运疫情防控物资。 何明波 摄

本期嘉宾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陆永泉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王爱和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邱江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交通运输厅厅长于飞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长江航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锐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公司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吴向东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昌顺

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原安全总监成平

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王先进

全国政协委员、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苏权科

全国政协委员、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

 

新冠肺炎疫情,既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疫情防控期间,全国交通运输行业上下联动、团结奋战,全力投入疫情防控“主战场”,筑起应急物资保障“生命线”,当好复工复产“先行官”。

当前,要毫不放松常态化疫情防控,抓紧做好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为我们做好当前工作指明了努力方向。

本期《两会“先行号”》邀请部分代表委员建言献策,分享交通运输行业在疫情防控期间抗击疫情的经验,探讨审视问题,凝聚各方智慧,进一步提升风险防范和应急处置能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凝聚合力抗击疫情复工复产交通先行

交通运输既是疫情防控的重点领域,也是疫情防控的重要保障。疫情防控期间,交通运输行业主动作为,全力做好疫情防控、运输保障、复工复产等各方面工作,坚持“一断三不断”和“三不一优先”原则,为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陆永泉介绍,江苏交通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积极推动行业复工复产。配合省财政厅、省发展改革委下发3739万元现代服务业发展专项资金,对疫情防控期间承担重要防控物资保供的159家物流企业给予补助;协调开通重大项目招标绿色通道,组织28个重点交通工程项目集中开工,58个计划开工项目开工26个,开工率达44.8%;把握新基建风口,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及江苏铁塔公司签订5G战略合作协议,提出5G在港口、机场等枢纽节点,支撑车路协同自动驾驶等应用场景,积极培育行业新增长点。

疫情防控期间,江西2万多名交通人逆风前行、冲锋在前,涌现出了一批抗疫“夫妻档”“父子兵”等。“江西交通坚持精准施策,防止‘一刀切’,主动作为,拒绝‘坐等靠’。”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王爱和介绍,江西精准优化交通管控措施,自2月15日起,全省327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全部正常运行,普通国省道总体正常通行,农村公路所有硬隔断均全部清理到位。复工复产以来,江西交通创新实施“容缺审批+承诺制”,进一步加快项目审批进程;改革审批模式,变“串联”审批为“并联”,基本实现施工图审批、招标备案等事项3日内办结,较法定时限普遍压缩80%。

云南交通运输行业广大干部职工冲在前、干在前,全力守护疫情防控“生命线”,当好复工复产“先行官”。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邱江介绍,云南交通组织应急车队,建立24小时公开电话制度,确保应急运输需求第一时间受理、响应、解决;开通绿色通道,简化“通行证”办理,确保防疫物资和“米袋子”“菜篮子”等生活物资运输“三不一优先”。在防范境外疫情输入环节,云南交通加强与外事、海关等部门协作,建立联动机制,跨境道路运输严格落实“人货分离、分段运输、封闭管理”要求,国际航班重点做好入境人员“点对点”安全转运,关闭澜沧江—湄公河国际客货运输。

黑龙江省将“外防输入”摆在关键位置。启动应急响应后,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交通运输厅厅长于飞迅速研究落实阻断疫情传播措施,做到任务不过夜、落实不隔天。为确保人员行程轨迹全程可追溯,黑龙江省交通运输厅牵头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民用航空黑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黑龙江省机场管理集团及省交通投资集团等7个部门联合办公。“联合办公发挥了综合交通运输管理优势,精准的数据可以更好地服务疫情防控。”于飞表示,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黑龙江交通将强化综合运输服务数据管理,通过大数据分析,精准施策,为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提供有力支撑。

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积极推进铁路货运上量,助力实现“六稳”“六保”工作任务。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公司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吴向东介绍,长三角铁路部门主动对接地方企业,在“公转铁”运输、集装箱运输等方面开辟绿色通道,推出货运运价下调等多项优惠政策,助力受疫情影响企业复工复产。截至4月底,中国铁路上海局集装箱运量同比增长30.5%,集装箱装车占比达到33.1%;已确定“公转铁”项目96个,实现货运增量326.5万吨;管内“八大矿”对外运量铁路份额占比保持稳定。

疫情发生后,中国长江航运集团有限公司不计得失,积极担当央企社会责任。“重庆公司‘蓝鲸’轮在36小时之内完成人员集结和准备,迅速驰援武汉,成为第一艘援汉医疗队的水上之家。”全国人大代表、长航集团董事长张锐介绍,重庆、南京、上海等地长航医院医护人员积极参与普及疫情防控知识、防疫消杀、设置监测点和排查辖区人员、访视居家医学观察人员等工作,是当地社区疫情防控工作中的中坚力量。“疫情期间,长航集团职工累计治愈出院新冠肺炎病例58人,公司船员没有一人感染;3月31日,公司确诊和疑似病例全部清零。”张锐说。

作为一家民营航空公司,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春秋航空紧急制定措施,于1月25日率先在民航系统宣布免费承运救援物资。“我们率先发布了‘复工包机’海报,吸引了行业20余家公司积极响应,累计运送几十万名返乡务工人员重返岗位。”全国政协委员、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向记者介绍,在疫情常态化防控的形势下,春秋航空充分挖掘国内市场,于5月3日新开47条国内航线,进一步做好恢复航线准备,助力经济社会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王先进将我国交通战“疫”实践总结为“一二三”。“‘一’是建立一个坚强有力协同高效的交通抗疫指挥体系;‘二’是坚持依靠现代治理和科技创新两大手段;‘三’是坚决打好促进交通平稳发展、统筹内外防控和保通保畅保运三方面政策‘组合拳’。”王先进表示,疫情防控期间,交通运输行业应用了“互联网+”、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无人机等现代科技手段,通用航空、定制公交、“零接触”配送、智慧物流等新产业加速发展,有力保障交通运输内外防控、保通保畅和平稳发展。

总结经验化危为机提升应急处置能力

新冠肺炎疫情既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应如何总结经验、审视暴露出的问题,进一步提升风险防范和应急处置能力?

“《国家突发事件应对法》实施以来,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也暴露出一些方面需要完善。”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原安全总监成平介绍,监测和预警是突发事件防控的重要环节,也是打好应对战的必要条件。然而,目前《国家突发事件应对法》对预警方面的规定比较笼统,预警的主体责任、发布程序、条件和时机都不够明确。

成平建议,强化预警,重视前期风险防控和预警的发布。一是更加注重预防为主,充分体现风险意识和风险防控机制体制建设;二是明确预警的主体及责任、流程及运行机制;三是对及时准确预警给予奖励,对不及时发布预警给予处罚。

“这次疫情给航空公司乃至中国民航业、世界民航业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战和困难。”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昌顺表示,为应对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航空公司应不断提升市场反应能力,持续关注航空客运市场动态,及时调整航班运力,提升航班效益;同时,大力推进信息化平台建设,打造智能化“零接触”航空出行服务,改善旅客出行体验。

王昌顺指出,在现阶段,航空公司应发力货运生产经营,新增新开“客改货”航班,用实际行动给全球带货。“行业要以价值创造为理念,全力稳产增收、提质增效,营造‘全面、全员、全链条’价值创造模式,为降本增效、开源节流提供有效抓手。”王昌顺说。

作为来自湖北的全国人大代表,张锐表示,疫情防控期间,水上交通运输发挥了独特的优势,为沿江经济发展提供了保障。然而,沿江省市疫情防控政策尺度不一,对保供保运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张锐认为,在重大灾难面前,应以行业主管部门为主导,建立起较为完备的长江运输应急保障体系和指挥协调体系,协调长江各省市地方政府,保持行动的一致性、配合的有效性、反应的灵活性、运输的便捷性。“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我建议进一步放大水上运输的功能,承担更多应急保障物资运输任务,共同建立起强大的应急服务支撑体系。”张锐说。

“在疫情防控过程中,暴露出了数据共享机制不健全、交通防控措施缺少法律法规支撑等问题。”陆永泉坦言,国家应加强疫情交通防控立法,细化不同应急响应等级、不同风险等级对应的交通防控机制,明确各部门、各地工作权限和职责。他建议,加大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无人机等新技术、新装备在突发事件应急处置上的应用力度,提升交通运输系统突发事件应急处置能力。

疫情同样是一本活生生的教科书。邱江表示:“经此一役,交通运输部门必须深入总结,不断推进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强有力的交通运输支撑。”

“新冠肺炎成了今年飞出来的一只超级‘黑天鹅’,我国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受创严重。”全国政协委员、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苏权科表示,在“不可抗力”事件中,对处于困境的企业仅采取减免、返还和延迟缴纳税费等政策远远不够,还应提供减免债务和保全资产的破产保护救助。

在苏权科看来,国家相关部门应对有潜力但处于困境的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救助。他建议,一方面是金融机构要提早介入协商,运用法庭内破产程序而非通常的诉讼程序实现清理减免债务;另一方面,要对困境企业加强提早申请破产保护,设立国家中小企业救助或振兴基金,助力有潜力、尚可救助生存的企业继续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