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夏之悟
作者:路 人      来源:云南交通     时间:2020-05-15 15:25     点击数:      分享至:    

2020年的春天是一个特殊的春天,在疫情的影响和制约下,春天仿佛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时至5月,春天已经渐行渐远,日渐温暖的天气和日渐热闹的街头,开始呈现出五颜六色的世界,演释着属于城市的色彩,昆明的夏天开始拉开帷幕。人们一甩居家隔离的压抑,带着久违的轻松喜悦,快乐投进夏天的怀抱。在这样的时光里,品一杯清茶,捧一本唐诗宋词,穿行在平仄音韵之间,享受另一种放逐和愉悦。

说起夏天,印象中最深的是少儿时光,那时的村间田头,一到晩上,星光熠熠蛙鸣蝉叫,每一次睡着,彷佛都抱着大自然的童话枕头,香甜入梦。早晨上学的路上,露珠晶莹剔透,田间小路蛙声阵阵,迎着朝阳,一切沁人心脾,“绿槐影里一声新,雾薄风轻力末匀。莫道闻时总惆怅,有愁人有不愁人(唐·耒鹄)”,放学后和同学邀约着到校园东边的前沘江河或者是西边的后沘江河去游泳,只要有一汪水就可以成为我们的水上乐园,一直要玩到听到父母的叫唤才恋恋不舍的回去。

夏天的风雨雷独具风格。夏风盛怒,风横雨骤,风在树梢间舞动,一会清凉四起,一会灰飞烟灭,“山雨欲来风满楼”说的就是夏天风雨无常;夏雷惊滚,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似乎在震慑那些心存侥幸之人,并似呼之回头是岸;夏雨无忌,则是来之兴致勃勃,滂沱气势,去之心满意足,艳阳高照,全没有半点阴霾,雨随心欲无所顾忌。夏雨暴短,像是发出一声声银色的叹息,倾注一切缠绵絮语——“我仍然解释不了你眼晴里如此苍凉的疑惑,终于,我听见了你的脚步声,连同那呼唤,由远方,渐渐地走来,于是,一个透明的你,占据了我心中所有的意境。”每每提及夏天,这是最贴切的表述。

儿时记忆中的夏天总是过得很快也走得很快,尤如夏天独具魅力的暴风骤雨,除了留下欢快没有多少印象。长大后更是觉得夏天总是一样的,直到1997年的夏天。

那年我正在苍山之脚、洱海之北的邓川镇负责公路修建的事,忙碌的日常,紧凑的行程,常常晨昏颠倒不分昼夜。终于难得闲下来时正是夏天,我仰望苍山天空,彼时只见白云龙凤呈祥如翩翩蝴蝶,扑面而来的暖风夹着洱海温润的气息,我第一次深深体味到大理风花雪月的大自然之美。“风林苍山啸,花放四时中,雪郭龙云舞,月向洱海溶。”在白族农家,田园风光逸人,“满院浓荫消夏,窗外云山雾纱;门前瓜果飘香,一派风光如画。”无数诗词歌赋,毫不掩饰对大理的溢美之词。

命运转折总在不经意之间,那个夏天,还来不及细细品味风花雪月之美和领略东巴智者弾奏斑驳的洞経乐章,我便接到组织通知谈话,到思茅地区行政公署学习工作……当时的心像咀嚼一枚青橄榄,兴奋而青涩,从此开始了我颠沛流离的生活。

壮年如夏,喜怒哀乐一触即发,或高兴或难过,不加修饰,畅快淋漓!

之后的夏天,均是在忙碌辗转中匆匆度过,从未耐心观望过夏天的容颜。

今年是我退休后享受闲暇生活的第一个夏天,“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带着一身轻松,把昆明的夏日之美一览无余,昆明素有春城之称,独特的气候条件在全世界享有盛名,“春城何处不飞花,满目浓荫夏日凉;心态尤存少年志,花甲也能笑声朗。”今年感受尤其深刻。

周末闲暇,和家人一起去公园里走走逛逛,小孙女俩在前面跑,几个大人在后边跟,一颦一笑,一蹦一跳,都特别开心。翠湖公园、荷塘月色、大观公园……到处留下与家人相处的欢乐时光,平凡生活的热闹轻松,时时勾起我对过往每一个人生转折点的回忆。

1982年夏我正好陷入初恋,有道是“花前月下缘相逢,慢步意从容。京胡一曲忆年少,人生月朦胧。花不尽,月无穷,此时愿作俩心同。霓虹灯,伴月红,杨柳千丝,妙玉惹东风。”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昔日的朝思梦想的恋人,今天变成了谁也离不开谁的晚年老伴。

耳顺之年,喜欢清静,有能栽花种草的劳作之地,有一个生活气息的庭院,向往“庭院素心,碧云院槐,悠悠我心”的环境。几棵树木,几株兰花,每天侍弄一下;一个石台,一杯清茶,三五好友聊天谈心,与课后的孙辈们一起玩耍,院中小花小草成为了她们的朋友和快乐的园地…一切都平凡惬意。回到童心,心头无事,清凉如许,方知人生一世之不易:人最大的平安就是心安,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做想做的事,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知足常乐。

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上一篇:黄玉峰盛赞楚雄公路局工作做得好

下一篇:省公路局党委专题学习研讨脱贫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