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我是永远的“特种兵”
作者:唐光辉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9-12-13 14:53     点击数:      分享至:    

1996年,我从贵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参军入伍,在12年的军旅生涯中,有幸成为了一名特种兵。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是严格艰苦的特种兵训练生活:常人难以想象的负重跑步、泥地里的摸爬滚打,是每天的必修课;荒野求生训练中,为了能够活下来,吃过活蛇、生牛肉、蚱蜢等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双耳因此负过伤,几乎丧失了所有听力。我荣立过两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还获得过优秀共产党员、优秀侦察兵、爱军精武标兵等称号。但是,唯有“特种兵”这个称号,成为了我永远的荣耀。

转业到呈贡公路分局后,新的挑战不断向我袭来。一开始,我连养护料都撒不好,挖补的坑槽常会出现前修后坏的现象……路面平整、路拱适度;路肩整洁、边坡稳定、排水沟畅通,桥涵构造物完好。这些新名词,好长时间都依然是我的“目标”、是任务。我想,当特种兵时,不也是这样一步步才适应的吗?在老同志的言传身教下,我反复练习,有活抢着干,有空练起来。终于,刮油封面、挖补坑槽、整修路肩,我样样拿得出手。我虽然脱下了军装,但我骨子里改不了的,仍然还是特种兵的精神,攻关克难,永不言弃,冲锋在前,永不退缩。

就在我工作刚走向正轨的时候,我被确诊为早期食道癌,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曾经隐瞒了病情。直到一天下午,我正在铺筑路面,面对烈日的烘烤和刺鼻的沥青拌料,终于累倒之后,大家才知道我的情况。但是我很坦然,自己曾是一名特种兵,是一名共产党员,最艰苦的日子都没有能让我倒下,这点病我一定可以战胜。一方面,我保持乐观的心态,积极锻炼;另一方面,我坚持中药调理,渐渐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再后来,病魔也不再嚣张了。

2013年7月11日晚上21时许,我所在的呈贡公路养护所管养的线路发生大面积泥石流和边坡塌方,致使公路被完全阻断,灾情发生后,我立即组织值班组人员乘养护车赶往现场抢修。经过6个多小时的坚苦奋战,终于在凌晨4多点钟抢修通了一条应急通道,恢复了单向通行。在刚抢修完那一刻才感觉到腰酸背疼,双手虎口麻木。当回到所上准备休息时,一个不幸的消息从贵州老家传来,我久病住院的父亲病故了!当时,尤如晴天霹雳,我心如刀绞,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其实,父亲病重时我已经回过老家。由于那个时候正值汛期,所管养的路段到处险象环生,随时都有可能要有意想不到发生的抢修工作,我只能在父亲病床前匆匆与他见了一面,便立即赶回到岗位,心里想,等过了这段时期就回去好好陪陪父亲,可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一等却成了永久的愧歉。

10多年来,我从一名养护新手成长为一名技术骨干,先后被厅、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及“先进个人”。每当有一点进步,我都会想到,是特种兵的经历,铸就了我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性格;是特种兵的经历,不断给我无穷无尽的动力。我相信,在新中国70年的史册上,镌刻着多少先进分子的名字,其中,就有我们的特种兵。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会觉得珍贵。

上一篇:黄氏方便面诞生记

下一篇:鹤 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