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报送统计>> 云南公路>> 怒江公路局
追风筝的人
作者:张海魁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9-11-14 09:01     点击数:      分享至:    

“爸爸!快点,风筝跑了。”听到女儿的叫喊,我漫不经心地装出向前小跑的动作,女儿看到我紧跟其后,便仰头继续往风筝飘飞的方向奔去。

虽然跑的是汗流浃背,甚至一路都气喘呼呼,但她嘴里却仍就不停地嘟嚷着“风筝、风筝……”还时不时顿足往蔚蓝的天空中四处寻觅,一阵急促的小跑,穿过沿江生态走廊的树荫后,她在树荫空地中停了下来,指着空中半遮蔽的“燕子”风筝,慌忙手舞足蹈“爸爸,爸爸,我看见它长长的尾巴了,我也要像它一样飞。”话音刚落,她便顺势展开小手,下意识地并脚往前蹦了一下,简单地做了个起飞的动作,一双渴望的小眼睛一脸无辜地望着我“爸爸,怎么还是飞不起来呀!”,我轻轻拍着她的小脑袋解释道“因为你还没有长大,还没有翅膀,等你长大了就能像它一样飞了。”,她附和道“哦!那我要吃好多好多的饭,这样就能长高高,就可以飞喽!”随后,一个转身,又继续追风筝去了。

刚过完三周岁生日的女儿,虽然童言无忌,说的许多话儿看似幼稚但都很在理。对于仍处在童趣未泯中的女儿而言,一路无忧无虑的追风筝是件乐事和趣事,甚至只是单纯的嬉戏追逐玩闹,梦想着自己也能像风筝一样在空中翩翩起舞,或许只是一时的好奇使然的图个新鲜,又或许一阵热度过后就将这事抛到脑后根,彻底忘记。而对于正处在人生花季,初为人父人母的我们而言,面对此景,竟有无尽的思绪涌上心头,这样的思绪不停的在脑海翻滚许久,以至于目光所及的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风筝,是那些随着匆匆岁月慢慢消逝了的一幕幕温馨画面,是那个我们称之为故乡的家和家里年逾古稀的亲人及再熟悉不过的脸庞。看着正摇晃着追逐风筝的女儿,不禁想到了我的童年,想到了那个痛并快乐着的年代,眼前的这个小不点不正是那时的我们吗

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跨度,稍纵即逝,仿若电影里的镜头在快进播放着,画面一闪即是一瞬间,荧幕一闪即是一惜年,作为公路人的我们,围着管养公路披星戴月的早出晚归,每天的时间过得都很紧凑,甚至都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停下忙碌的脚步,再多看看父母,多陪陪孩子,只有在闲暇的时候凝视宁静天空一阵遐想,遐想过后是对过往产生的愧疚和惋惜,还是对当下的不舍和失落,恐惧的情感由然而生。

是呀!等孩子长出了“翅膀”,她就真的随着风筝飞走了,而你我都变成了那个步履阑珊,双手紧握筝线孤独伫立在旷野上放风筝的人,风筝飞远了,偶尔紧一紧绳子,然后再松一松手中的线,心中虽有万般不舍,但还是无奈地想让他飞的再高远一些,却始终不能再将其攥在自己手心。即便如此,最不愿承认的仍是断了线的结局,因为记忆中童年时的我们也曾梦想着快点长出属于自己的“翅膀”,像鸟儿一样在空中自由飞翔,可当我们真的长出“翅膀”之后,却已悄无声息地从父母身边飞走了,断了线的我们,一个不经意间,便飘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人生旅途中开启了陌生的浮沉生活,并朝着另一个梦想而努力着、奋斗着。

“爸爸,快点,我要把它抓下来。”在快要靠近正在放风筝的小青年时,女儿兴奋的对我说,我惊讶地问道“你把它抓下来干什么”,“抓下来,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呀!”女儿很天真的说道,在她稚嫩的小小世界里,蕴含着的是与父母随心所欲的尽情狂欢,她才不在乎那风筝是谁的,又寄托着谁的梦。此时的我莫名升华了对家乡的渴望,怀念起了记忆最深处那只不曾飞不起来的“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