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寻 亲 路
作者:张建永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9-09-16 15:34     点击数:      分享至:    

“一定要带孩子见见自己的亲人……”

说这话的人是家族同宗不同姓的三哥周元福。趁堂兄搬家之际,他带着儿子来祝贺,为的就是让孩子认识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族亲,以后常联系,常走动。交通、信息都方便了,不能再找不到亲人了。

是啊,话说祖辈们从南京一路迁徙,常常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家族几个老人一合计就连夜搬家。在解放前最后一次从东川府辖区迁往嵩明的那一夜,就是这样,三哥的祖父搬家时出去玩了,就被舍脱了。从此三哥家几代人一直步行嵩明山山箐箐、村村寨寨寻找族人下落。

从东川到嵩明,虽早也有古道、马帮道路,但高寒的乌蒙山阻隔,加之支锅山附近的土匪横行,步行极为艰难。三哥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大伯,每年冬春季节就带着一些菜籽,一边卖,一边向买者询问亲人下落。

“你们村给有姓周的?”

“上边那几家就是。”

“是叫个哪样名字?”

“周X顺”、“周X顺”……

头年走过的山、走过的箐、走过的村子,第二年就不走了,换个地方继续寻找。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寻找着,找了几十年。80年代中期,有一天终于找到了。一听叫周什么顺的,大伯高兴极了,自己就叫周理顺,肯定就是要找的亲人,就这样找到了。祖辈中的小爸叔还活着,家族来龙去脉,人员、名字、分支全都对上了,亲人又团圆了。

亲人找到了,来往就频繁了,每年互相走动的次数也多了。小的时候,我就想跟着哥哥们去玩,哪怕是去一次,但爸妈就是不让我去,说要走两三天的路,像样的路都没有,都是顺着山的脊梁走,小孩子走不动。

1984年,滇缅公路、昆洛公路、昆水公路、昆罗公路、昆曲公路和昆河公路等六条干线公路全面改建,213国道改造,交通越来越好了。但大伯年纪大了,来的次数也就少了,二哥却常来做土特产生意,一直持续了很多年。随着我考学、当兵、工作,就再也没有见过大伯。2005年,我退伍分配到嵩待高速公路工作,才问父母具体的地点、名字,开车去了一趟会泽待补的分水岭,看了看儿时一直想去没去成祖辈们曾在迁徙途中停留过的地方。大伯也不在人世,见到了二哥,他也是偶尔回来一下,平时都在昆明做生意。后来又认识了大哥、三哥、四哥、五哥……

随着国家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昆水干线公路几乎都是实现了高速化,同时也修通了沾会、功东等高速公路,从前祖辈们的迁徙路要走十天半个月,如今两三个小时就到了。大伙虽然户籍还在不同的地方,人却大部分到了昆明,做生意、工作、打工,好多人还在昆明买了房。距离缩短了,生活条件好了,但联系却少多了,特别是后辈们,几乎不知道这段家族历史。

“常走常联系,好不容易团圆了,不能因不走动,又没音信了。”迁徙的路让家族留下了一段骨肉分离的悲剧,新中国的路让家族实现了骨肉相聚的梦想,新时代的路促进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家族很多人又“迁徙”到昆明,又团圆到昆明,家族骨肉相依的美好愿景需要的就是后代们去描绘。

有时我在想,生活在城里的孩子,以后会知道家族来时的路吗?

上一篇:2019年8月份云南省水路运输量情况

下一篇:教授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