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舅舅的车
作者:杨晓媛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9-09-16 15:29     点击数:      分享至:    

20世纪70年代,舅舅出生在偏僻的小山村,人背马驼的年代,出行除了走路,就是骑着干瘦的骡子晃晃悠悠,要到乡镇才有稍快的马车可以乘坐……

“开门就是山,迈步就是坎,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为了到几公里外去上学,舅舅穿着外婆农闲时做的土布鞋,走在弯曲狭窄的土路上,手脚被石头、树枝划破是常事,要是下坡路还有翻跟头的可能。想要走出门前大山去看看,一直憋在舅舅年幼而好奇的心里。

20世纪80年代,为了到县城里做客,外公带着十来岁的舅舅先步行3小时翻过几个山头,来到了小集市上,然后坐着颠簸的马车经历4小时才到乡镇上,在亲戚家歇个脚,第二天一早坐上唯一一辆进城的班车,2小时后到达县城,到县城一个来回需要3天时间。

那时候的县城“脏乱差”、街道没有规划,卫生管理,县城的最高楼是城中心位置的12层大酒店,拉客的三轮车穿梭于大街小巷,街道的水泥路凹凸不平,整个境内没有一寸柏油路,小汽车基本见不到。

自行车是当时主要的交通工具,舅舅非常羡慕那些骑着自行车的孩子,远远的盯着,久久不肯离去,他心理想着“我要是有一辆自行车该多好啊!”

那个年代能有一辆自行车,那真是梦寐以求的事。粗壮的大柳树,枝叶茂密,偶尔一阵凉风,让人神清气爽。那时候谁骑着一辆自行车,响着清脆的铃声,行驶在大街上,那种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显然,舅舅的这个梦想是无法实现的。因为村子里没有能骑车的路,人背马驼的年代,人们为了省力,用木头制作独轮小推车拉货物。外公也给舅舅做了一个,舅舅满目欢喜地推着去山上拉柴火。高低不平的山路也让年幼的舅舅吃了不少苦,路不平独轮车经常往下偏,走一段就要重新捆绑一下松动的柴火,还有很多时候会“翻车”。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末,外公积攒一些积蓄,想要逃离艰苦的农村生活,在县城买了房子,全家搬到了县城,已经成年的舅舅完成了学业,到了工作的时候了。年轻的舅舅想去省外看一看,去过广东的饮料厂,去过甘肃的矿场,辗转漂泊几年后回到了小县城。他找到了新的工作,每天按时按点上班,每天步行上班两个来回要两个小时。“要买一辆自行车。”舅舅心里默念道,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还是有点吃紧。

终于,两年后他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辆自行车,一辆艳红色的公路自行车。骑着车吹着口哨,高高兴兴地上班去了,工作也得到了老板的认可,升职加薪,前途一片大好。

20世纪90年代末期,舅舅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工作顺利如意,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小县城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狭小的街道也慢慢扩宽,新的楼房一栋接着一栋地建起来,“小区”这个新概念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住进小区是“城市人”的新理想。高楼拔地而起,各式各样的摩托车也把小县城变得热闹起来,商贸街卖自行车的店变成了卖摩托车的店铺。摩托车成为了上班族的标配,“买一辆摩托车”舅舅心想,摩托车自己上班更方便,也可以接送孩子上学。

“轰隆隆”发动新买的摩托车的那一刻,舅舅有些得意,骑着摩托车在小县城绕了一圈,有几分炫耀意味的“试车”引来了他朋友的关注,在他们的小圈子里,舅舅是第一个买摩托车的人,那种满足感只有他自己能懂。

进入新世纪,各项事业都快速上升,县委县政府规划了新城区建设和老城区的改造提升,道路交通进一步改善,汽车逐步进入寻常百姓家,小县城的十字路口画了斑马线,安装了红绿灯,城市秩序井然。就在这十几年间,小县城飞速发展,城市扩大了两倍,有了高速路,设立了收费站,铁路也在修建,机场也规划建设。

舅舅买小汽车的梦想在2006年实现了,他买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家人到附近县城的景点游玩。他们也感受到了其他县城的变化,街道繁华,霓虹灯把城市装点得令人陶醉,四通八达的交通让他想去哪就去哪。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加大了对农村的投入,出行条件得到全面改善,农村的住房、道路交通、饮水等大大改善。农村老家人背马驮的景象改变了,每一个村都有了进村入户的硬化路,卖菜的小商贩也找到了商机,每天一早准时拉着新鲜的蔬菜串村叫卖,村民们都不用到集市上就能买到蔬菜。小时候和舅舅一块玩的伙伴有的在村里开起小商铺,有的买了货车运送货物,有的开起了汽车修理店。

最近这几年,方圆两公里的小县城变成了南北长10多公里的现代化旅游城市,各式各样的物流和企业入驻,交通开始拥堵,舅舅觉得开车已经不那么有趣了,他认识了骑行的朋友,他买了功能强大的山地车开始四处去游玩。

上一篇:四辆“百吨王”疯狂冲卡 江城县多部门紧急联动开展执法打击

下一篇:2019年8月份云南省水路运输量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