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归档栏目(2019年12月31日)>> 以案释法(已归档)
王某不服某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案
作者: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8-09-03 09:11     点击数:      分享至:    

(行政诉讼案例)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原告、上诉人:王某

被申请人:某市交通运输局

被告、被上诉人:某市道路运输管理局、某市交通运输局

基本案情:2017年7月6日某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以下简称某市运管局)接到举报称在某市某路段发现有一辆五菱牌微型面包车疑似进行非法客运,接到举报后该运管局立即安排执法人员前往现场,发现该车已被客运站的经营者拦下。经查实,当时驾驶员王某驾驶五菱牌微型面包车从本市某乡镇回城区,在乡镇公路旁处先拉载乘客李某,并收取其乘车费25元;行驶一段距离后又遇乘客陈某、周某招呼车辆,拉载两人回某市城区,经口头议价每人收取15元,两乘客共支付了30元乘车费。该运管局当日进行了立案调查,由于王某没有车辆《道路运输证》,又无法当场提供其他有效证明,该运管局暂扣了王某的车辆,并下达了《违法行为通知书》,并于7月19日向王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对王某作出罚款30000元的行政处罚。

王某不服于8月24日向当地交通运输局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运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后经交通运输局审理行政复议案件,做出维持运管局行政行为的决定。

10月9日王某向该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运管局的行政处罚决定和交通运输局的行政复议决定,同年12月,该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该市运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和交运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行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王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查明,王某上诉理由不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焦点问题评析

(一)王某辩解“钱是乘车人自行放在车上,属于好意同乘,即便是收钱,也是好意同乘的驾驶成本分担”,其在下班途中载客,乘客主动支付55元费用行为不应当被认定为非法客运经营。

原告认为其下班途中好意载客,乘客主动支付55元费用的行为不应当认定为非法客运,该行为属于好意同乘行为。

运管局提交了1份当事人陈述、3份证人证言、1份视听材料,以及2016年原告王某曾因非法客运被该运管局处罚的相关材料。针对王某好意搭乘的辩解,该运管局对本趟运输的成本进行了核算,根据该车型的工信部综合油耗、行驶里程、当天的油价,可以计算出该趟运输成本为25元,但原告王某共收取乘车费用55元,有偿搭载3名乘客的行为属于非法客运行为。

经法院审理查明,认为原告王某的辩解“钱是乘车人自行放在车上,属于好意同乘”不成立,认定原告非法客运事实成立。

(二)原告认为拦停其驾驶车辆的人员属于客运站工作人员,本案有钓鱼执法的嫌疑。

原告认为拦截其车辆的三人属于当地客运站工作人员,该运管局存在钓鱼执法的嫌疑。

经法院审理查明,案发当日该运管局接到报案后派执法人员到达现场介入案件查办,无证据证实该运管局与乘车人、举报人之间存在隶属、授权关系或合谋、指使等所谓“钓鱼执法”行为,不能佐证运管局存在钓鱼执法。

三、案件启示

通过本案,我们看到非法经营者在施实违法行为后,往往采取一些合理的说法为自身进行辩护,故意捏造虚假的证词,利用郊区老百姓出行难的问题,将自己的非法客运行为捏造成“合理同乘”,将其收取乘车费用的行为捏造成“乘客主动支付,分担驾驶成本。”这就对我们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调查取证时一定要程序合法,注重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要能反映出整个案件的原貌,排除违法人员混淆视听的虚假证言,还原案件的真实情况。

姓名:沈施春

单位: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道路运输管理局

联系方式: 13608733300

 

上一篇:朱某某不服某县六部门联合强制拆除违法建筑案

下一篇:关于公布云南省公路学会2018年度职工子女奖学金评审结果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