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归档栏目(2019年12月31日)>> 以案释法(已归档)
朱某某不服某县六部门联合强制拆除违法建筑案
作者: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8-09-03 09:10     点击数:      分享至:    

 

(行政诉讼案例)

一、基本案情

原告:朱某某

被告: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水务局、交通运输局、某某公路路政管理大队(共同被告)

基本案情:2013年7月,某县政府制定《某县违法违规用地及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成立了以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交通运输局、水务局、某某公路路政管理大队六部门为成员的违法违规用地及建筑专项整治工作领导组,拟对该县特定范围内擅自建设住宅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2013年10月3日,2014年4月20,上述6单位联合先后向朱某某户发出“巍南联拆[2013]046号”“巍南联拆[2014]13号”《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认定朱某某户未经批准在规划区范围、耕地内擅自建设住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4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3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56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4、6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76条的规定,限朱某某户7日内自行拆除违法建筑并恢复土地原状。朱某某户并未在期限内自行拆除。 2014年4月30日,6部门联合执法人员将朱某某户强制拆除。朱某某不服,将上述6部门起诉至某县人民法院,并将某县人民政府列为共同被告,因涉及县人民政府,指定由某州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某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月15日公开审理了该案。

处理结果:2015年2月20日,某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

(一)某县某镇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交通运输局、水务局、某某公路路政管理大队共同做出“巍南联拆[2014]13号”《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违法。

(二)某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拆除朱兴周户房屋的程序违法。

(三)责令某县人民政府采取相应补救措施。

(四)驳回原告朱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朱某某不服一审判决,于2015年2月17日上诉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院于2015年8月24日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行政判决。

二、焦点问题评析

经查明,2006年,本案朱某某户经批准取得《某县农村宅基地准建证》,准予占用耕地建房,地址为某县某镇某村委会某社,但朱某在实际建盖房屋时,并未按准建证核定的四至范围建盖房屋,建盖完成后未通过验收,未取得宅基地使用证,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相关规定,其行政监管部门执法主体应为国土资源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按照行政执法部门职责法定原则,路政执法部门依法对其并无处罚权和强制权。

其次,朱某某户建筑房屋准建证于2006年即已核定,其实际并未按核定实际建盖房屋、建盖完成后未通过验收、未取得宅基地使用证,其违法行为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公路安全保护条例》调整的范畴,即某某路政大队不是朱某某户的执法主体。

三、案件启示

目前以政府主导、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参与的专项整治活动、联合执法屡见不鲜,某路政管理大队作为相关职能部门,如何在政府主导下既能发挥作用,又能正确有效处理好与政府、其他职能部门的关系,预防法律风险是值得深思的问题。通过认真剖析本案可以总结以下经验:

(一)参与多部门联合执法,应依各自法定职责进行。本案涉案的六个行政执法部门,根据法律、法规授权,对朱某某所建房屋均有一定监管职能,但是法律法规授权管理职能的内容是不相同的,根据本案违法事实,除国土资源局、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外,其余部门对其实施处罚或强制拆除均于法无据。因此,联合执法,主从关系要区分清楚。各执法部门应根据法律、法规授权和案件性质明确执法主体,分清谁是主导部门,谁是协助、配合部门。不同的行政机关行使职权的法律法规依据、执法权限、范围、程序、形式是法定的,统一形式相关行政监督管理职权缺乏法律依据,违反了行政管辖、程序、形式法定的要求。笔者认为,处于执法主体的单位,应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认真分析案情,及时采集相关证据,严格按照程序制作法律文书,妥善推进。处于从属地位的执法部门, 则以做好宣传、协助、配合、服务等辅助性工作为主。本案六个被告没有树立牢固的法治意识,没有认真研究各自法定职责,均是以旧有的惯性工作思维,某县人民政府要求怎么做就怎么做,在“巍南联拆[2014]13号”《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上加盖了各自单位公章,无论有无法定权责,在形式上全部成为了执法主体, 被推上被告席也就不足为怪了。

(二)某县路政大队并非朱某某户的执法主体。本案朱某某户建盖的房屋距某县路政大队所管辖的某公路10米,确实属于该公路的两侧建筑控制区内。但某公路是在2013年才交由某县公路路政大队行使路政管理职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56条《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13条规定及《云南省公路路政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某县路政大队对公路沿线建筑控制区内历史形成的建筑物只能进行列管,禁止该住房改扩建,对其进行处罚或强制手段都于法无据。在本案中,某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虽然在工作实质上并未实施强制拆除行为,仅是负责政策、法律法规的宣传解释,协助“两违”专项整治工作组作些辅助的工作,但因其在政府的要求下,在《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中加盖了大队公章,因此成为了本案的共同被告。

(三)通知类法律文书在特定条件下是可诉的。通知类法律文书如《责令改正通知书》、《违法行为通知书》等,目的是让管理相对人知晓其行为违法,在一般情况下不可诉,但在本案中, “巍南联拆[2014]13号”《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在法律文书形式上属于通知类,但因执法部门的执法程序的不完整,在该通知书到期后,六个执法单位就直接对当事人权利、义务、财产进行了处分,实施了具体行政行为,因此具有可诉性。

(四)实施行政强制执行应严格依照法定的程序。本案被拆除的建筑物是在“两违”整治工作中认定的违章建筑之一,依法应当拆除,当事人逾期不自行拆除的,可以强制拆除。本案强制对象是违法建筑物。除了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 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规定的强制执行一般程序进行,还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要求:即: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

 

姓名:曾丽萍 朱葛鹏

单位名称:云南省公路路政管理总队

联系方式:13888135089

上一篇:李某诉某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行政不作为案

下一篇:王某不服某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