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对 话
作者:杨富云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7-11-17 11:42     点击数:      分享至:    

亲爱的朋友,你对公路人最初的印象是什么让我们跟着景谷公路人平凡而简短的对话,走进这些最基层的公路人。

有人说:“你上个月才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不能再去奔波了。”

“不行,我要坚守下去,我身体好着呢,在石料场工作10多年了,什么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我得赶紧把明天用的集配料拌好。”夜幕中,俸场长匆匆忙忙跑向拌合楼的背影越拉越长。

有人说:“你的孩子才刚刚出生,让其他的机驾人员去吧。”

“谁家都有孩子,我的孩子很健康,家人能照顾好她,我还年轻,应该多做一点。”刚说完,小李放下怀里刚出世不久的孩子,看着孩子熟睡的笑颜,摸了摸孩子的头,立马投入到水毁抢修中去了。

有人说:“你都怀孕五个多月了,这样繁重的工作,就让别人去做吧。”

“离预产期还有几个月呢,这些资料都是赶着要上报的,不能耽误了。”说着,小徐又回到计算机面前,灵巧的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这不知道是她第几次忍着身体不适,加班工作的夜晚。

有人说:“你昨晚就熬夜清除坍方了,休息几个小时再去工作吧。”

“我睡不着啊,多少人赶着回家与家人团聚,公路不畅通不行。”李师傅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努力使自己振奋起来。他已经数不清多少个突发事件的夜晚,不得不离开家人应对灾害了。其实,由于在边远的石料场工作,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常年生病卧床的儿子团聚了。

有人说:“中秋节放假,你外婆已经重病没几天光景了,90多岁的人了,回去看她最后一眼吧。”

“我也想回去照顾外婆,但公路阻断了,灾情刻不容缓,我是值班人员,在其他人员未到岗前,我不能离开,我必须到灾害现场去。”普所长的眼角早已泛起了泪花,强忍揪心的痛,舒了一口气,发动了水毁抢险车的油门。

有人说:“都50多岁的人了,血压那么高,干多干少别人不会知道的,你都快要退休了,驾驶那么多台机械,你忙得过来吗”

“我还有几年才退休呢,一定要好好熟悉这些新的设备,带好几个徒弟,把我们养好公路的技术传承下去。”头发花白,手指早不如年轻时灵活的老梁,蹒跚着走向挖掘机。多年前的一次工作中,老梁的手指被机械夹伤,差点造成残疾,恢复后,老梁仍然没有离开他最热爱的岗位。

……

2017年的中秋佳节,景谷公路分局的职工无一人休息,全部奋战在战坍方抢水毁的一线。通过这一幕幕平凡而简短的对话,由千千万万个公路人组成的“云南公路”大家庭的形象,也变得更加“高大”起来。然而,在公路系统里,有千千万万个“普所长”、“俸场长”、“李师傅”、“老梁”、“小李”、“小徐”,为了大众出行的便利,他们时常舍去了“小家”,坚守在岗位上,用实际行动,为“大家”出行畅通安全的幸福路默默奉献着。

上一篇: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下一篇:巨龙醉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