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游子归家
作者:邹岩鹏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4-01-28 21:35     点击数:      分享至:    

  一千二百里,这是我离家的距离。对于我这种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随着年关的临近,那份思乡的情绪越发浓烈。回家过年,对我至关重要!

  提前几天就买好的车票,一直在手心婆娑,期待随着拥挤的人群进入车站的那一刻。让那一扇车门缝合了我深深的情感、复杂的纠结和长长的眷恋,心也随着一路的风景慢慢地平静下来。车,跑起来有一种光阴似箭的感觉,把千山万水抛在了身后,就像把我一生的许多时光,抛在了身后一样快、一样干净。此时的我,仍然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这条回家的路,宁静得如同母亲手中游动的那缕针线,无论走到哪里,都系着我的心。

  车窗外的风景,变换了一个昼夜,终于变换出了熟悉的场景,眼前的一切,慢慢都是那么亲切了。不知怎么的,家越来越近,我的心却是激动而胆怯的。我离开的这些年,不知家里的父母又被岁月割出了怎样的沧桑?那些年,父亲和母亲总是为了我劳碌奔波,不曾停歇,没有怨言。我有时候会想,如果不曾有我,他们的生活一定过得比现在好得多,轻松得多。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没有太多的负担和责任;在他们步入中年的时候,也少了一丝牵挂。可是父母却总说,我是他们生活快乐的源泉,每次我放假回家,他们的生活就变得生动起来,有趣起来,似乎这才是他们所求的全部。

  父亲,母亲,孩子,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如果有可能,多希望自己可以离父母不是那么远,在他们思念我的时候,病了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有怨言想诉说的时候,我可以最快地到他们身边,陪伴左右。

  一片恍惚之中,车子已经开进了县城,我转乘了回家的城乡公交车。再过2个小时,就能看到自家的青瓦房了。“你回家了,今年好像回来得早。”开车的王大哥亲切地跟我打招呼。从上大学到参加工作,7年了,每次回家的最后一站,我都是坐王大哥的车。这趟车我最愿意坐了,因为里面坐的都是乡亲,大家说着家乡话,感觉家越来越近了,仿佛能看到父亲每到这几天,都早早地起来,打开院场的大门,在盼望着儿子的归来;也仿佛总能听到,他跟母亲说,今天儿子该到了的声音;还仿佛总能感觉到,等了一天我没回来,父亲关上大门的那种失望。

  我真正踏上回家的路时,外面已是万家灯火。过年的气氛浓得化不开,沿途一些人家挂起了的红灯笼,就像夏夜的萤火虫闪闪烁烁,脆亮的鞭炮声不间断地响着,父母的等待,迎着我迟归的脚步。有父母在家等待的人,是幸福的人。所有回家人的心情不都是这样吗?只要父母健在,你就会感到自己永远是个孩子,不管游荡的行程中染了多少风霜,我都愿意自己永远是个孩子,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

上一篇:成长之路

下一篇:雪花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