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夜钓马堵山
作者:段汝泽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4-01-24 11:11     点击数:      分享至:    

  周五下午下班后,三五个好友邀约从蒙自驱车到个旧蛮耗的马堵山水库垂钓,享受周末难得的闲暇时光。因蛮耗一带气温偏高,白天鱼儿很少开口,早晚才是钓鱼的最佳时机,因此,我们喜欢进行夜钓。

  我们的钓点选在水库一个马蹄形入水口。进入钓点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下行200多米到水库边,还得背着几十斤重的钓包、钓台、遮阳伞和炊具等物品,无论是上山下山都挺费力气;另外一种就是用橡皮艇载着钓具和人从钓点对岸400多米处慢慢划过去。划橡皮艇渡水是一个相对不错的方式。当两个钓友一左一右手握划桨,很默契地使橡皮艇缓缓前行时,静静的水面伴随着静静的“哗”———“哗”———“哗”声,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格外静谧而悠然,这让垂钓又凭添了几分情趣。

  一到达钓点,钓友们就忙着寻找自己喜欢的钓位,然后摆放钓台、配饵料、打窝子、栓钩抛竿……静候鱼漂轻轻颤动,静候鱼儿上钩。等待其实就是钓鱼的最大乐趣所在。试想,在茫茫的水面上,抛进一个挂着饵料的小小钓钩,要让自由自在游泳的鱼儿遁味而来,在谨小慎微的试探中开口进食,此时此刻,如果起杆太早钩不着鱼,起杆太慢的话鱼儿吃完饵料早咂咂嘴溜了。如果起杆时机把握得好幸运中鱼了,溜鱼是一项技术活,是人鱼之间一场斗智斗勇的对抗赛。这个时候,既不能断线,也不能断杆,不然就可能空喜欢一场。犹如两个谈恋爱的年轻人,卿卿我我半天,最后黯然分道扬镳了,只在心头留下片片涟漪和些许不舍的回忆。说钓鱼能打磨一个人的心性,是很有道理的,垂钓要在看似没有希望的地方播撒希望,然后在平心静气中守候惊喜、收获希望。钓鱼有时不是冲着鱼去的,垂钓的过程很享受。如果遇上所中的鱼摆卵或正在长个,亦或渔获不多的情况,钓友们无一例外都会将鱼儿放生,在得失中,尽享得的喜悦、失的豁达。

  雨后的马堵山空气湿润而清新,在暮色渐深中,钓友们戴着头上的钓灯,淡蓝的光柱静静地落在站漂不远处。忽然有钓友一仰杆,嘴里兴奋地嚷着“中了!中了!中了!”只见钓竿被拉成一弯新月,就近的钓友马上操来捞网,在一旁反复叮嘱“不要慌!不要慌!慢慢溜!”当一条重二三公斤、全身金黄的漂亮鲤鱼上岸后,有人打开带去的液化灶,就着山间甘甜的山泉,开始点火做饭了。现钓、现杀、现煮的鲤鱼汤,带着一丝淡淡的葱姜味,特别的鲜美,而油炸的小白条鱼,又酥又香,是绝佳的下酒菜。大地当桌,苍天做棚,借着天上的街灯,在微微的夜风中,几个钓友一边喝酒一边谈天说地,好不惬意。在同行的钓友中有一对父子,饭前孝顺的儿子总是给老父亲盛好饭,把筷子整整齐齐地摆好,搬来钓凳让父亲很舒坦地坐着;父亲的饭碗一放下,儿子立马就给父亲点上一根烟,父亲的烟火在一片安详、舒适中“呲呲呲”地闪跃着,灭了烟头,父子俩又继续抛竿钓鱼去了。

  深夜两点左右,鱼的开口少了,人也充满了倦意,于是钓友就各自钻进帐篷中稍作休息。因地面潮湿,帐篷搭在一块防潮垫上,身上即便不盖东西,都丝毫不会有凉意。双手托着头静卧在帐篷里,透过帐篷的通气孔,满天的星星在湛蓝的夜空中一闪一闪的,耳畔不时传来几声蟋蟀的吟唱,野鸟的“咕咕”声空旷幽远,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进入一种天人合一的虚寂状态中。此时此刻,远离了尘世中的喧嚣、争斗和名利,才真正体会到宁静致远的玄妙。

  早晨是在芳草花香中醒来的,上午8点至10点之间,是钓鱼的另一个好时机,钓友们简单擦一把脸,草草吃几口早餐又开始垂钓了。上午11点以后,钓友们开始动手做饭,主菜自然是各式各样的鱼。

  到了中午12点左右,气温逐渐升高了,人即便在遮阳伞下也呆不住啦,有的钓友就躲进帐篷中休息补补瞌睡。我则在两棵芒果树之间栓上睡袋,藏在树荫下轻轻的左右摇摆起来……兴致来了,一伸手就可以摘个熟透了的芒果,在两手之间来回搓揉后,就着果蒂开一个口,用嘴“滋”的用力一吸,自制的爽口新鲜芒果汁就钻进肚子啦。这种小日子,我估摸着怕连神仙都羡慕呢!

  都说垂钓是男人的小浪漫。我爱垂钓,爱男人的这种小浪漫,誓将这种浪漫进行到底!

上一篇:三代人的滇缅情怀

下一篇:青春,我绽放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