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三代人的滇缅情怀
作者:蔡学勤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4-01-24 11:02     点击数:      分享至:    

  血肉筑成的滇缅公路,在经历了战争的创伤后,进入了公路养护新时代。一代又一代的养路工人们在这条公路上奉献了自己的一生,而她的故事也在这条路上一直上演着……

  她是滇缅公路上的第一代养路女工,1949年参加工作,光荣地成为了公路四团的一员。第2年,她与同为养路工人的丈夫相识相知相恋,并结为了志趣相投的夫妻,之后在滇缅公路上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泥泞坎坷的滇缅公路,敞开胸怀迎接南来北往的车流,勤劳踏实的养路人,挥汗如雨地守护着这条滇西生命线。她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着这条公路,哪里新起了个坑塘,哪个路段容易坍方,哪个陡坡容易发生事故,哪个临时性涵洞需要疏通,哪座桥梁需要特别留意,每一个细节她都了如指掌。工友们逗她儿子说:“在你妈妈心中,你还不如滇缅公路重要,公路上的事情她样样在行,就是不怎么会照顾你这个小娃儿。”听到这样的话,她笑笑,没有分辩,晚上回家开始给儿子讲抗战中发生在滇缅公路上的那些感人故事。她经常对儿子说:“老一辈人流血丢命才修成了滇缅公路,可不能在我们这些后辈人手里毁了啊!现在爸爸妈妈把路养好了,以后交到你们手里,你们就要比我们还要用心才是啊!”

  滇缅公路的故事从抗战延续到了60年代末,家里又陆续增加了一儿一女。1968年,大儿子满18岁,离开父母去远方参军。转业后回到了父母亲呵护了一辈子的滇缅公路,来到了功果桥守桥班。大儿子以雷厉风行的作风全情投入到了养路工作中。他坚决执行大理公路管理总段在滇缅公路沿线道班开展"五小"活动的命令,改一个小弯道、降一个小坡、加宽一小段路基、改建一道小涵洞、填补一小段路基缺口,使滇缅公路行车条件不断改善。

  虽说养路工受工作性质和收入等限制,女工愁嫁,男工愁娶,但优秀出色的小伙子总是能够得到贤惠女子的青睐。1977年,大儿子和临近一所小学的女教师结婚了,婚后一家人居住在守桥班班房里,第二年家中迎来了长孙,第三年,家中又添了一个小孙女。儿子养路,儿媳教书,孙儿孙女聪明伶俐,退休了的她和丈夫享受着含饴弄孙的乐趣,幸福美好的生活画卷徐徐展开。

  但天有不测风云,1980年10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雨中三查是公路养护的惯例,大儿子想着每次连续强降雨过后,总是坍方不断,所以天还没亮,大儿子就开始去查路了,儿媳正忙着给老人和孩子做早点。7点多钟,平地起惊雷,忽然听到有人大喊:“不好了!出大事了!大家快跑啊!班房后面泥石流要下来了!”大儿媳马上背起自己刚满3个月的小女儿,二女儿帮嫂子背上快满3岁的小侄子,扶着老人,带着弟弟,一家人冲出了家门。养路工们都已经出门查路去了,守桥班里仅剩下一些老幼妇孺,六神无主的人群四处奔逃。大儿媳打量着正不断加速下滑的泥石流,指挥大家从更为开阔的南边小路出逃。有了主心骨的众人开始互相扶持着往南边跑。轰隆隆的声响停住了大家奔逃的脚步,回头一看,原来的班房踪迹全无,北面的大部分地方被不断奔涌而来的泥石流吞噬。

  暂时安全的人们开始停下脚步,寻找自己的家人。大儿媳目光不停地在人群中找寻,除了公公婆婆以外,小姑子、小叔子和自己的儿子都不见了踪影。她焦急地逢人就问,看是否有人见到过他们,可是看到的只是歉疚的面孔和不断摇动的头颅。跑散的人群渐渐聚拢,去查路的养路工们也都陆续回来了,却依然不见他们的踪影。惊恐,焦虑,歉疚,各种情绪交织,坚强的大儿媳不停地告诉自己:“弟弟妹妹和孩子都会没事的!他们肯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喃喃自语的她,看着不断奔涌而下的泥石流,怀着可能失去亲人的忧惧不安,眼泪忍不住往下流。可一回头看到颤巍巍的婆婆,她强忍住泪水,扶着婆婆,紧紧握着她的手,给婆婆力量,也给自己打气。

  泥石流在半个小时后慢慢停了下来,2个小时后,大儿子也赶了回来。看着惊恐焦虑的父母和妻子,听着弟弟妹妹和儿子失踪的消息,他迅速组织工友和临近的村民们投入救援,并立刻派人向上级汇报灾情。连着两天不分昼夜的抢险,险情基本排除,被泥石流掩埋的人都被挖了出来。只见妹妹一手紧紧地牵着弟弟的手,背上还依然紧紧地背着自己那个不满3岁的侄子,她的手至死都没松开!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个钢铁一般的汉子边哭边大声叫道:“这是怎么了?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开眼啊?养了两代人的路,积了那么多的德,为什么却还是失去了3个亲人?”母亲和妻子都哭晕了。一场天灾,一天之内,家里就失去了3位至亲,如此巨变,这个家还能熬过去吗?

  虽然经过了如此深重的创伤,但公公婆婆和丈夫都无法舍弃一直呵护着的滇缅公路,看着这一切,外柔内刚的大儿媳做了一个出人意外的决定,她要加入养路工的队伍。大家都说她气糊涂了,好好的老师不当,竟然要当个天天捏锄头把的养路工。有人劝她说:“如果不是娃他爹一早去查路,他在家的话,你儿子他们就不会死,你不逼他改行就算了,竟然还想跟他一起当工人,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她说:“这场泥石流夺走了我们家三口人的性命,婆婆失去了儿子、女儿和孙子,我失去了儿子,我心中的痛哪里比得过她老人家?但她依然那么深爱着滇缅公路,不离不弃,我怎能再在她老人家的伤口上撒盐呢?再说了,如果路养不好,就会有更多的人失去亲人,就会有更多的人像我们一样痛不欲生。就因为有了这场泥石流,我才更要跟着他一起去养路。不只是我要去养路,以后我的女儿我也要让她来养路。”在家人的支持下,她加入了养路女工的队伍,成了这个家中的第二代养路女工。

  经历了这场泥石流,这个家元气大伤,气氛低迷了好多年,时序进入了80年代中期,直到又一个小生命的到来,才给家中增添了一些欢笑。1986年,昆明碧鸡关至安宁一级公路动工修建,拉开了对滇缅公路实施大规模改造的序幕。90年代初,老滇缅公路改名为国道320线,开始了公路等级提升的大会战,途经大理的楚大高速公路、大保高速公路等滇缅公路路段建设热火朝天,儿子和媳妇常年扑在公路上,基本不着家。大孙女和小孙子基本都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滇缅公路的故事又继续伴随着他们的成长。大孙女和小孙子大专毕业后,通过公开招考也加入了公路养护行业。

  一条滇缅路,一家公路人。在她家,不只自家人养路,连家中的孙女婿、孙媳妇都是公路系统的职工。一说起这些,今年已经93岁高龄的她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见证了滇缅公路从泥泞坎坷到三级公路再到高速公路的全过程,对这条承载了她全部梦想的公路满怀深情,对被泥石流埋葬了的家人满腔思念,对成为滇缅公路新一代守护者的孙字辈们满是骄傲。她说:“我们一定要守护好这条凝结着前辈们血泪的滇缅公路,守护好我们发展腾飞的根基。”

上一篇:开远市完成国道323线改造中和营镇征地拆迁工作

下一篇:夜钓马堵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