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腊月思绪
作者:李万刚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4-01-17 10:49     点击数:      分享至:    

  匆匆跑到食堂,今早竟然有八宝粥。食堂的大妈热情地招呼大家:“吃八宝粥,过了腊月就是年了,吃碗腊八粥,一年保平安……”大家笑呵呵地吃着八宝粥。我看着手中的粥,一下子触动了深深地思乡之情。

  我的老家在一个群山环抱的坝子里,隆冬时节的北方早已万物凋零,没有一点生机。浆黄色是北方冬天的永恒色调,唯一有点绿色的是松柏,可那绿也绿得很凝重,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却也让人没有忘记春的希望。

  我的家在小山村的西边,一条路从家门口往东、往西延伸。就在这个三岔路口,新建了一个小转盘,里面栽了一棵老槐树,光秃秃的枝干摇曳在风中。记得小时候这个地方并排有两棵大柳树,端午节的时候,我们会爬到柳树上折柳枝送到各家各户插在门上。进入我家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影壁墙前面的一棵银杏树,也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现在的银杏树估计已经和房子差不多高了吧。绕过影壁墙就进入了院子,左手边是西屋,堆放着柴火,平时不冷的时候就在西屋烧柴草做饭。西屋的墙边是最先晒到太阳的,奶奶一般早早地就拄着拐棍,拿着小板凳到西屋墙边晒太阳。这个位置既可以看到大门口的情况,又可以注意院子里。我知道,这是年逾90岁的奶奶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家,看看有没有子孙回家来。而这个时候,小羊羔也会跟着奶奶在西屋墙边晒太阳。

  东屋是奶奶的房间,一张床,一个老式茶几,几个旧板凳,一个火炉,几个柜子就是奶奶的全部家当了。墙上贴着穆桂英挂帅的故事画,纸张有些泛黄,有一角还耷拉着。已经90多岁的奶奶,走过了两个世纪,经历了几次战争,岁月早已在她饱经风霜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痕迹。如今奶奶身体大不如从前,已经不再给我们讲故事了,也不再问东问西,只是喜欢静静地看着我们。

  堂屋是老屋,东边靠墙是一个大柜子和床。据说那个装被子的大柜子是妈妈的嫁妆。北墙下正中央摆着一张八仙桌,左右各有一把高背椅子,八仙桌下是一张地八仙桌,是吃饭用的。八仙桌上摆着一台老式的上发条的座钟,每到整点就地报时,每个半钟点的时候就响一声报时。西边是老式的衣柜和橱柜,隔开的半间就是我的床和写字台了,旁边还摆放着几口大缸,那里面装着粮食。墙上贴满了我从小学到中学的三好学生奖状。每每过年的时候,八仙桌上方的墙上要挂上“家堂画”,画的是一些房子之类的,据说代表的是祖先的住宅。八仙桌上摆着祖先牌位,各类贡品摆在桌上供祖先享用,直到年初三的时候才能撤下来。在这些贡品里,要有鸡,寓意吉祥;要有鱼,寓意年年有余;要摆放有绿叶的竹枝,而且越高越好,寓意日子节节高,越过越红火。

  大年初一的时候,我早早地起床,穿上新衣服,约上小伙伴,挨家挨户去拜年。主人家都会给我们一些水果糖、瓜子之类的,然后兴高采烈地去下一家。过完年的时候,我们都会聚集在一起,比一下,看谁得到的糖和瓜子多。但现在呢,家家户户都是独生子女,也不知道会不会走街串巷地拜年了。而父亲和母亲拜年得到的糖果是不舍得吃的,往往都会带回家给我吃。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尽管我现在已近而立之年,尽管我已经不爱吃糖果了,尽管我已经……

  想着想着,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也把我从思绪中拽回到办公室。工作好几年了,也没买过什么像样的年货回家,每年赶回家的时候,都是父母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我决定了,今天中午去超市,去买年货,买几样奶奶和父母爱吃的年货,好好地陪他们过年……

上一篇:马关县严把五关保春运

下一篇:品一缕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