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艺苑>> 交通文学
父亲是个“公路通”
作者:杨 丽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4-01-10 10:41     点击数:      分享至: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代表大队参加了省公路路政管理总队开办的道路和桥梁知识培训班,在授课老师用展示一张又一张设计图的方式讲解桥梁和涵洞时,我懵了,这么抽象的东西,居然没个实物照片帮助理解,学起来很是费力。我既着急又郁闷,培训的机会来之不易,现在听不懂可怎么办啊,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我左思右想,得找个方法解决才行啊。突然,我想到了父亲。在我小时候,他不是跟着包工队去修过楚大路和大保路嘛,我可以问他,还可以顺便跟他发发牢骚。电话才拨通,父亲就问我:“学习得怎么样啦,听得懂吗?”我如实汇报了情况,父亲就在那里笑,说:“女儿啊,你咋那么笨,涵洞就是一种排水设施嘛,是为了不让水直接流到公路上而设的,可以保护路基。我给你举个例子,村里面不是有灌溉渠嘛,修灌溉渠也会使用涵洞,就是那种预先做好的水泥浇筑成的圆管,把圆管埋在地下,那也是涵洞的一种。”经他这么一说,一点拨,我觉得原本抽象的东西一下子变得具体了,我对接下来的学习有了信心。父亲在说到“水稳层”这个词的时候我惊叹了。因为,这个词对我来说有一定的专业性,可父亲居然也知道。他说水稳层也叫水泥稳定碎石层,是用水泥、碎石、砂等加上少量水搅拌成达到一定干湿度的料后经过铺平、压实而成的。听到这些,我突然觉得父亲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变得无比伟岸。父亲连小学都没毕业,却知道这么多知识,真是验证了一句话:实践出真知。父亲还琐琐碎碎地给我讲了一些排水沟、挡墙方面的知识。他告诉我,如果山坡上的树大多长的是下弯上直,东倒西歪,那说明地质条件差,边坡不会稳定,而这些经验性的知识都是我缺乏的。

  平时我跟父亲打电话的时间一般不超过20分钟,可那天我们却聊了40多分钟。由学习讲到公路,又由公路讲到了他的年轻时代和我小时候。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亲就跟着包工队去修路了,在工地上辛苦地搬石头、砌石头,挣来的钱大大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条件,电视机也由黑白变成了彩色的……

  晚上躺在床上,我不断回味着与父亲的对话,觉得自己跟父亲好像被某种东西牵引着,我们感兴趣的共同话题也变得越来越多,我对父亲也由崇拜变成了敬佩和理解。父亲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一个能承担责任,永远埋头干活的人。他用他那双厚实的手,给我和家人创造了幸福的生活。今天,我又看到了父亲的另一面,他还是一个智者,有一颗渴望学习和上进的心。

  培训回来经过楚大公路,我透过车窗望着外面,我想知道哪块石头是父亲亲手砌的,我想努力找到父亲砌的挡墙,去抚摸它、感受它,父亲当年的汗水就流淌在那条公路上。

上一篇:小床上的宝贝

下一篇:做群众心中的“好人”